湖南教师被埋尸操场16年后挖出遗骸:干部家庭出身节俭又耿直

在全国范围内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一位被害16年的中学教师的遗骨被发现。一时间,案件的侦破办理全程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关注。

经过公安机关的缜密调查,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杜少平以及从犯罗光忠,同时在扫黑除恶专案组的进一步侦查下,将当年涉及案件的全部黑社会势力以及保护伞全部揪出。

2021年3月26日,《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播出,专题片的第一集就还原了案件的侦办经过。

“操场埋尸案”的争破,是专项斗争的伟大胜利。是正义战胜邪恶的正能量故事。

但是案件虽然得以侦破,但是从邓世平遇害开始,整整十六年的时间对邓家人的伤害确实难以弥合的。

或许从邓世平女儿邓铃的视角来看待正常案件,才更能让人体会到邓家人这十六年来都经历了些什么。

那一年,邓铃刚大学毕业,由于自大学以来,邓铃都对人物形象设计具有极大的兴趣,所以邓铃准备在大学毕业之后在到一所私立学校去深造。

刚毕业回家没两天的女儿再次提上行囊准备离家,对于父亲邓世平知道,女儿这一去或许便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在送女儿离开的一路上始终有些低落。

邓世平与妻子一同将女儿送至火车站,临别的时候,邓世平对女儿说道:“好好学习,等毕业了再回来跟我学习几年社会知识。”

女儿像是往常一样地与父亲邓世平挥手作别,但是邓铃如何也想不到的是,这将会是自己与父亲的最后一次见面。

其实在邓世平的心中,更希望的是女儿能够都在大学毕业之后回到老家做一名教师。只不过因为想要尊重女儿的决定,所以从未在女儿的面前提起这些话。直到多年以后邓铃才在邓世平身前同事那里听说。

半年后也就是2003年的1月,学校考完试正准备放假回家的邓玲突然接到了家中母亲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邓世平的妻子对女儿说道:“你爸昨天没回来,我很担心。”

刚回家邓铃就感受到了家中凝重的气氛,大家都对父亲邓世平的突然失踪感到疑惑。

邓铃说,母亲告她:“22号,邓世平身上装着200块钱,像往常一样8点就出门了。本来他还要去工地附近的居民家拿熏好的腊肉,准备过年。

我们家里每年过春节都是去爷爷奶奶家里,一大家子人都会在一起。进了操场工地后,就没有再出来过,23号学校开总结会,还进行了会餐,他也没有出现。”

此后,邓铃陪着母亲在街上到处张贴寻人启事,可是一连好几天下来,都没有一丝的音讯。而在此后的发生的一件事,更加加深了一家人的焦虑。

2003年1月14日,在邓世平失踪第三天之后,邓世平的妻子去到了新晃一中要求学校报案,而学校则谎称已经到公安局报案了。

可是,在等待了一夜之后,当邓世平的妻子再次到派出所询问时,得到的结果确实根本没有学校的报案记录。

得知了这个消息,邓世平的妻子才在一位人大代表的陪同下到公安局报案。当时,邓世平的妻女还未曾怀疑到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的头上。

那一年的除夕,在邓铃在怀化的爷爷奶奶家里面,一家人吃了一顿不一样的年夜饭。

窗外是万家灯火的团圆景象,而屋内却是邓铃一家的愁云密布,谁也没有心情动筷。

最后,邓铃主动在厨房里面给母亲拿了一副碗筷,就在将碗筷递到母亲的手里面时,一家人终于忍不住哭成了一团。

自从父亲邓世平消失之后,全家人都背上了十分沉重的心理包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谣言也随之四起。

最让人感到愤慨的是,在父亲消失之后,时任新晃一中的校长黄炳松还四处招摇说邓世平是携款潜逃,并说此前邓世平就曾无辜消失过两个月的时间。

对于这些欲盖弥彰的说法,其实当时就已经引起了邓铃一家人的注意,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所以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地听之任之。

2003年3月,邓世平失踪的案子经湖南省公安厅转给了怀化市公安局,而最终案子却没有任何调查结果。

此后,尽管邓铃一家多次向公安部门问询,但是最终也都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就这样一家人在邓世平始终的影响中经受了两年的煎熬。

直到弟弟到怀化读书之后,邓铃母亲的心思才从这件事上暂时挪开,放到了弟弟的事情上。

2007年1月,在经过四年的等待之后,邓铃母女得到了公安系统的一个让人崩溃的答复,那便是认定邓世平已经死亡。

因为根据法律失在一般情况下,自然人下落不明满四年,或者因意外事故,从事故发生之日起满两年的,即达到了规定的宣告死亡的期限。

法院公告期满后,如果没有找到失踪人员,法院可以确认宣告死亡的事实,做出宣告死亡的判决。

从这天开始,无论邓铃一家如何申诉均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在邓铃一家看来,公安机关已经放弃了这桩案子。而父亲的真实情况也成为在邓铃一家人心上永远的谜团。

时间可以让失踪的人被认定为司法意义上的死亡,但是却抹不平萦绕在邓家人心中的痛苦,也磨不平邓铃与家人寻找父亲的决心。

经过一些明察暗访,其实邓铃与家人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材料,对黄炳松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但是苦于没有证据,不能还原事情的全部,虽然一直在举报,却从来未能得到过相应的答复。

2014年,在邓铃的爷爷因为放心不下儿子,至死都未能瞑目。邓世平的事情,像是一块很低的天花板,顶在邓家每一个人的头上。每次触及,都会是一场心理上的痛苦折磨。

一直到2019年,在国家“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中,邓家人终于迎来的事情的转机。

2019年4月,扫黑除恶专案组在调查新晃县晃州镇杜少平等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犯罪行为的进行调查时,杜少平犯罪团伙的成员罗某和高某在接受审讯时居然意外地向专案组供出了杀害邓世平以及在新晃一中操场埋尸的事实。

于是专案组立即打电话将这一消息通知到了邓铃,接到电话之后邓铃差点没哭出声来。多年的期盼与等候终于有了消息。

邓铃立刻找到家中这些年来一直在帮着她与母亲举报的亲友,将手上现存的资料进行整理,理出了一份大约五千字的材料,寄给了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

(注:当时公安机关虽然已经掌握相应的事实,但是由于证据链不够完整,所以需要由邓世平家属进行举报才可重启对这一案件的调查)

2019年6月18日,挖掘机进入到新晃一中学校操场,挖掘机工作了一整天,但是却一无所获。

19日,着急等待了一天的邓铃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来到现场。一名公安干警问邓铃说:“如果今天找不到明天你还来吗?”

就在于公安干警的对话结束之后没多久,一直在工作的挖掘机突然停下。现场的人全部都围了上去,邓铃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突然全场欢呼,邓世平的遗骨被找到了。

经过十六年的等待,邓铃终于找到了父亲。经过法医的DNA比对,确定在新晃一中操场被挖出来的遗骨正是十六年前消失的邓世平。

2019年6月23日,当邓铃拿到遗骸鉴定书时,眼泪忍不住地潸潸地往下落。

2019年12月17日至18日、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在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开庭审理。与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相关联的14名犯罪嫌疑人均得到了法律的惩罚。

其中杀害邓世平的杜少平与罗光忠两人均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人等也均获得了相应的刑罚。

同年12月24日至26日,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对杨军等10名涉新晃“操场埋尸案”公职人员渎职犯罪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对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原政委杨军、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均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而当年暴毙罪犯,拖延办案的怀化市公安局原侦查员、法医邓水生则是以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其余从犯如:新晃公安局原副局长刘洪波、新晃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原副大队长陈守钿、原大队长曹日铨、原侦查员陈领、新晃一中原办公室主任杨荣安等人也均应为徇私枉法罪获刑十三年至十年不等。

而对于在邓铃多次申述期间,不作为的化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杨学文、新晃公安局原局长蒋爱国等人则是分别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九年、七年。

2020年1月20日,经最高院核准并下达执行死刑的命令,当年残忍杀害邓世平的主犯杜少平被执行死刑。至此惊动全国的“操场埋尸案”终于完结。

前后等待了16年的时间,邓世平终于大仇得报。可是这桩案件对于邓家人的伤害却只能在时间的抚慰下渐渐弥合。

2020年3月24日,邓铃以及家中的亲人将邓世平的遗体埋葬在长沙某公墓内。因为疫情的关系,出丧的流程十分简单,也没有开追悼会,做告别仪式什么的。

邓铃在父亲的墓碑上请人刻上了一行字:“这个世界值得称赞吗?我们要冷静地思考。”这句话正是当年邓世平最常说的一句话。

邓铃说:“如果父亲没有被掩埋在操场下,今年也该72岁了。这些年我其实很少梦见父亲,有一次梦见他生活在河里,还有一次梦见他在地下当矿工背石头。”

2021年6月20日,也就是邓世平遗骸被找到的两周年。邓铃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出了一张自己想象中的父亲老年时候的画像。画像下写着:“爸爸,这是你老年的样子”。

其实,“操场”一案结束之后,对于邓铃与家人而言最大的好处就是终于可以将多年以来压在心里面的重担给放下了。

十六年的折磨对于这个家庭的伤害实在是太多太多。但是应为当年事情的不断发酵,使得“操场碎尸案”时至今日都有着十分高的热度。

甚至不少影视作品都在借鉴案件的内容进行创作,有的甚至直接照搬案件的侦办过程。其中一些过度创作的部分也对邓铃和家人造成了二次伤害。

电影《操场》在未经邓家人许可的情况下开拍,消息传到邓铃家中,母亲谭春华联想到“十六年前邓世平埋尸操场的惨烈画面”导致抑郁症突发,并被紧急送到医院救治。

2021年8月20日,邓铃以及母亲谭春华、弟弟邓冰蓝向电影《操场》的制片方发出了律师函。

2022年1月4日,湖南“操场埋尸案”再次登上热搜。湖南省检察机关深挖彻查尘封16年之久的“操场埋尸案”,立案查处失职渎职的5名司法工作人员,依法起诉的24名涉案人员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罚。

当天,受害人邓世平的女儿邓铃发声,“这么多年始终找不到父亲,遇到各种困难,最艰难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跪在窗前哭。”对邓铃来说,这则消息意味着案件的彻底终结。

如今,距离“操场埋尸案”的侦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的时间。邓铃与家人也在努力地从案件的阴霾中走出来。

或许我们大多数人都希望能够更多地了解案件侦破的过程以及体会当年扫黑除恶的大快人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